旅游

关于溥心畬的学历疑惑

2019-05-17 18:52: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关于溥心畬的学历“疑惑”

溥心畬 杭春晓:你曾经讲过他的学历问题,你跟观众讲一下他的学历,造假问题还是? 吴洪亮:其实这个学历问题也是我对溥心畬好奇的几个点之一。因为杭春晓博士是花了很长时间做了很严谨的学术梳理,我是做美术馆的,其实美术馆的人有一个特点就是碰到的东西多,但是有可能对于专题,比如溥心畬,我没有时间,精力上进入的少。可能因为学理上的欠缺,深入度不够。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可能我们遇到的问题是打开我们去关注的一个点。 比如刚才春晓兄谈到的学历问题,早是很多年前陈传席先生出的《画坛点将录》。当时备受争议,其中有一节就是写的溥心畬,谈到的恰恰是他梳理了一下前面的人对于溥心畬学历的认识。在此之后,我们又碰到了一个,也是被大家说不太严谨,但是我好奇的人,苏利文。你跟他有过接触,他也谈到了溥心畬的学历问题。这样的罗列,包括台湾学者王耀廷,我们在碰到很多人谈其他的事情的时候竟然发现溥心畬这个学历的问题。前几天我们在开的 齐白石年会 的时候,王耀廷先生还专门因为溥心畬这个展览谈到他们好像是在香港去实验溥心畬会不会德语,看来肯定不会。而这个学历的解释我们如何去界定?或者说溥心畬竟然自己去默认这样一件事实是为什么呢?按理说他的地位这么高,加这个分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这个都是我们所疑惑的。但是现在从我们掌握的越来越多的信息角度看,他去德国读这两个学位的机会并不大,而且德国又是个很严谨的国家。是一个荣誉性的博士?还是在青岛什么机构上就给了这么一个学位?都还是一个不清楚的问题。但是因为这些不清楚,我们做了一个严谨的控制。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做这个展览的时候,我们呈现了一个年表,我们有意的把他这两个学位从年表里先摘出来,姑且这个年表,也许过几年发现他真拿了学位了,再补进去我想也不迟,但是从现在资料我们还是相对严谨地把它拿出来。这个是我们这次展览很纠结的一个过程。 杭春晓:因为这个展览我也介入,雅兰当时和我说的时候,我让你把这个东西去掉。从我本人的角度来说,溥心畬的学历问题分为一个事实,还有事实背后的一个深层的逻辑。从他事实性的本身角度来说,我个人认为博士学位也是他在香港期的一种在自己自述过程中,被说出来的,在此前是缺少踪迹可循的,刚才洪亮兄说到陈传席先生做过的。实际上早在台湾的张谦玉先生,很早的时候就用了一个非常严谨的文献的方法来论证了溥心畬的学历实际上并不是真实存在。因为他用了溥心畬所说的那两段去德国的时间段中,溥心畬在西山与游人的交友、诗文等等关系。应该说当时去德国,我们都知道《围城》中的范洪建,他从欧洲回来坐轮船要坐很久的,来往于中德之间当时的时间段下是极其漫长的,不可能出现去德时间中出现在西山的行踪。这个张谦玉应该说是做了一个比较严谨的考证,但是很多的表述在他的学生体系中维护着他的真实性。 就现在进一步发现的新的资料来看他也不太可能。我有找到一本1941年一个德国人编的 中国孝敬文化 的一本书,在这本书里边,扉页上请溥心畬写了一个 孝 字,也就是说41年的时候溥心畬和德国这样一本书的关系。在这本书的前言中会介绍 感谢溥心畬 ,虽然我本人不认识德文,我请朱青生先生看了这个致谢的话。在这个致谢中,提到溥心畬的身份表述的时候,只提到了他的一个王子身份表述。这样一个王子身份表述,后来我跟朱青生先生聊天的时候,朱青生先生讲,以德国人的严谨,包括溥心畬通过中国的一个德国人的通道进入到德国,获得德国学位,他这样的一个身份一定会在一长串的前缀中被出现的,但是这个里面是没有出现的,不见行踪。当然这样的一个史料没有办法作为一个全程判断,只是作为一个辅证材料,41年的时候。

棋牌游戏
福袋机经销商
星力九代平台
分享到: